猎豹移动营收大幅下滑,回归国内市场胜算几何? – 前沿人工智能网

8 月 18 日,猎豹移动公布了截至 6 月 30 日的 2020 年第二季度财报,总营收为人民币 3.943 亿元,同比下滑 59.4%。

不过,二季度财报中的亮点是 Non-GAAP 运营亏损继续实现环比收窄。事实上,从 2019 年三季度起,该公司的 Non-GAAP 运营亏损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环比收窄。公司的现金储备及长期投资也达到 52.66 亿元。

另外,本季度 Non-GAAP 归属股东净利润为 2.44 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归功于其处置了所持有的全部字节跳动股份,取得营业外收入 4.54 亿元。

作为走在前列的出海公司之一,猎豹移动曾通过工具软件立足海外市场。如今,受国际因素影响营收大幅下滑,猎豹移动选择回归国内市场,并闯入了新的 AI 赛道。

营收下滑近六成,业务重心被迫向国内转移

猎豹移动从 2013 年起全力拓展海外市场,是中国首家在海外月活用户突破 6 亿的互联网公司。

然而,国际关系日趋紧张使其频繁受到海外非商业因素的影响。2018 年底,Facebook 中止与猎豹移动合作;2020 年 2 月,Google 以 “APP 外广告” 为由单方面中止与猎豹移动的广告合作,全面下架猎豹移动相关 45 款 APP,包括多款游戏应用、小豹 AI 翻译棒应用以及猎豹投资的直播应用等。

可以说,Facebook 和 Google 的停止合作是二季度营收下滑六成的主因。Facebook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猎豹的主要推广渠道,而且 Facebook 的广告联盟也是猎豹流量的主要变现渠道。而谷歌将猎豹旗下的 45 款应用全部清理出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则更是致命一击。

严峻形势下,猎豹移动决定将业务重心从海外市场转移到国内市场,并逐步停止海外工具产品的服务,以节约运营费用。本季度,其在国内推出了多款新的工具产品。

AI 机器人也是发力点之一。目前,猎豹移动在购物中心内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机器人产品数量已增长至约 7000 个。在二季报电话会议上,猎豹也将 AI 业务作为公司新的长期增长引擎。

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成立于 2010 年的猎豹移动曾经在 PC 时代站稳脚跟,其推出的金山毒霸和金山安全卫士曾在国内占据一定市场份额,还获得过腾讯投资。

该公司在 2013 年开拓海外市场也取得了成就,在移动互联网的早期吃到了红利。针对当时安卓系统的用户痛点问题:软件清理、手机杀毒、电池耗电等,猎豹做了 “猎豹清理大师”、“电池医生” 等产品,受到了海外用户的欢迎。猎豹移动一度在全球范围内发行了共计 414 款移动应用,高居全球开发商下载量第五名。

在商业模式方面,猎豹主要是通过提供免费工具,然后通过广告变现。在 2016 年后也开发了小游戏、内容平台等试图实现收入多元化。然而这一商业模式稍显薄弱,在被 Facebook 和 Google 终止合作之后,营收被腰斩。

事实上,面向普通消费用户的工具型 App,往往面临着获客成本高、变现能力弱等各种问题。在这个赛道中,工具型软件公司的转型并非易事。

在众多公司中转型做得较好的有快手、金山办公软件等。快手最早是制作 GIF 动画的小工具,从 2013 年起全力转型平台,不断优化产品、引入人工智能算法推荐流等,经过几年努力,快手现在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短视频平台之一。金山办公作为企业服务型工具软件,依靠高客户价值,直接对客户收费,也较快实现了商业变现;云服务和游戏业务也是金山开拓的另外两大主营业务。

相比之下,猎豹在 2016 年推出的 Live.me 及多款短视频产品都没有取得成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老牌工具型软件公司猎豹移动的转型并不顺利。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